www.7802.com

行业资讯

去年超七成车险又亏损 综合费用率达历史最高

       来源: 投资者报  

    车险市场费改,本希望激发市场活力,改变多数中小财险车险亏损的现状,但很遗憾没有成功,寄希望的二次费改能够实现吗?

  作为财险公司的主要业务,车险市场看起来很美,但吃到嘴里的都是苦涩。据《投资者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6年,机动车辆保险共进入53家险企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行列,为财险公司带来了大额保费,但从承保利润来看,亏损的企业并不在少数,马太效应明显。

  数据显示,这53家财险公司中,仅有13家保险公司的车险业务获得承保利润,也就是说,大约有75%的财险公司车险业务是亏损的。其中,中华联合财险亏得最多,总计亏损金额约为8亿元。至于占车险市场超六成份额的财险老三家人保、平安、太保2016年车险业务承保利润则分别为72亿元、27亿元、19亿元,占据行业前三甲。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在商车费改(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之后,消费者获得利益,但车险一贯亏损的局面却没有得到缓解,一些险企车险业务亏损反而加大了。近期,二次商车费改言论再起,拟进一步降低自主渠道系数,及同时降低部分地区的自主核保系数,这对于消费者来说,无疑是利好,但财险公司在第一轮商车费改中并未获得明显成效,二次商车费改又将给这些财险公司带来什么?它们将如何应对?

  超七成车险惨败

  2016年,大部分财险公司的车险业务又是惨败。据《投资者报》记者统计,53家车险入围公司保费收入前五的险企中,有40家险企没能从车险业务上赚到钱,其中,亏得最多的中华联合财险,亏损额高达8亿元,而对于亏损的原因,公司方面并未给予《投资者报》记者回复。有媒体分析称,中华联合财险的车险业务之所以亏损较多,主要是赔付率较高所致,数据显示,公司2016年赔付率达63%,赔付率较高,可能是承保把关不严、核保出现风险漏洞等原因所致。

  其次是亚太财险、安盛天平、安诚保险、浙商财险、中银保险等10家险企2016年车险承保亏损额均超过2亿元。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车险业务利润分布还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明显特点,财险“老三家”人保、平安、太保2016年车险业务的承保利润合计达118亿元,占了超八成的车险正向利润。

  过去一年,商车费改持续深化,但从财险公司的经营状况来看,车险业务大面积亏损的状况并未得到缓解,还造成了明显的两极分化,这或许并不是监管层所希望看到的。

  综合费用率达历史最高

  商车费改的主要目标是把定价权更多交给市场,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而在此过程中,单均保费下降,但更为明显的是费用率上升。由于费改后电销渠道的价格优惠不复存在,无核心竞争力的车险只能砸钱从其他渠道获取客源,加重了盈利压力。

  据了解,第一批商车费改试点于2015年年中展开,年底,有新的城市加入,到去年年中,商车费改全面推进,伴随而来的是车险综合费用率的提高。据媒体报道,2016年车险综合费用率达到了41%,为历史最高值。

  但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真实的费用率可能远远超过41%,一些保险公司为了控制费用率指标,甚至要求业务人员垫付费用。庹国柱举例说,“例如一单车险的费用是1500元,保险公司报销1200元的费用,剩下300元由业务员垫付,以后有机会再还回去,一些业务员手里垫付的费用都高达十几万。”

  记者试图就上述情况向一些车险业务员验证,但并未获得有效回复。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车险行业突破困境的难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不过从公开数据来看,虽然费用率依然很高,但有下降趋势,今年第一季度,车险业务的综合费用率为40%,同比下降1.03个百分点。

  据媒体报道称,近期,二次商车费改呼之欲出,此次费改将自主渠道系数由0.85降至0.75,而部分地区的自主核保系数也由0.85降至0.75。简单粗暴一点,可以理解为车险单均保费将进一步下降,消费者获利好,但对于财险公司来说,这无疑督促着公司提高定价能力、运营效率、自主渠道建设能力及后续理赔服务能力。

  寻求多渠道应对

  二次商车费改在即,财险公司应如何应对?“坚持”还是“放弃”,这是可以考虑的问题。既然大部分中小财险公司的车险业务一直亏损,那能不能少做车险甚至干脆不做车险呢?大部分财险都将给出否定答案。

  此前,一位财险公司战略部负责人对《投资者报》记者解释了放弃车险业务的苦恼,关键点在于现金流,如果没有车险保费带来的现金流,那么公司整个运营状况将更加糟糕。庹国柱也给出了类似观点:“车险的现金流来得最快,一单车险保费多则上万,少则四五千,其他保险与车险没法比。”

  《投资者报》记者将2016年保费收入数据与各公司车险保费数据进行比对,这一比例虽然并不一定准确,但或许能反映趋势。记者发现,至少有51家财险公司的车险保费占总保费收入的比例达到50%以上,安盛天平保险、渤海财险、众诚保险的占比甚至超过90%,而相对实力较强的国寿财险、平安财险、太平财险上述指标也超过80%,由此看来,车险保费确实是财险公司保费收入的大头,也是公司现金流的主要支柱。

  车险一家独大确实无可奈何,庹国柱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由于消费者观念、风险管控等原因,车险之外的,如企财险、家财险、责任险,保证保险等始终做不大。

  既然对于大部分财险公司来说,车险非做不可,那么到底该怎么做呢?上述财险战略部负责人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未来的车险市场属于能精确定价的公司。以人的驾驶行为、驾驶习惯等个性化数据进行车险定价为基础,尽可能达到最高运营效率,或许是打赢这场硬仗的手段之一。

  波士顿咨询公司大中华区金融机构与保险行业负责人何大勇此前也表示,抓好精益运营、运用好大数据及电网移融合,将越来越多的用户从互联网、APP引流,再通过电销跟进促成是应对商车费改的法宝。另外,也有观点认为,差异化才是中小险企突围车险之路。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公 司:www.7802.com

电 话:0451-5861 8877

传 真:0451-5861 8877

地 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秀明

          266号(香福路与秀明街交口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